欢迎您访问第一生活网!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旧版回顾
地市频道: 榆林 铜川 宝鸡 汉中 延安 咸阳 西安 渭南 安康 商洛 老年周刊 合作热线:02987991552
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图片轮换内容
暑期溺水之殇:每个溺亡者背后 都留下一个悲伤的家庭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作者:程彬 张成龙 黄利健    时间: 2017-07-17 09:55:13.0    点击数:1017

生命只有一次 溺水只差一念

  >>溺亡事故分析

  多发地点:泾河、渭河、沣河、涝河、灞河、浐河等十多条河流西安周边各大水库、秦岭各个峪口、渠道、堰塘、涝池等

  多发时间段:夏季、周末或者饭后休息时间段未成年人溺亡主要集中在暑期

  >>悲剧为何频发?

  六大主观因素:无知危险、无视警示、好奇心理、侥幸心理恐惧心理、技能缺失

  六大客观因素:水下复杂、不明深浅、不明流速、河床漩涡突发意外、巡防薄弱

  >>评论:防溺水事故能否借力河长制

  >>痛点

  “有一个娃他爸以前从来都不喝酒,自从失去儿子,5年来,几乎是天天借酒浇愁,心里难过呀!”

  ——一名不愿具名的村民

  “我娃(如果)现在还活着的话,暑假过完就该上高三了,明年就要考大学了……”

  ——一溺亡孩子的母亲张小贤

  “一家三个表兄弟死亡,不论是谁,都不愿意在留在这个伤心地。”

  ——一北陶村一位村民

  暑期是未成年人溺水事故的高发期。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1年以来,西安地区各条河流、水库等溺亡人数超过500人,其中未成年人近七成。而每一条生命的逝去,都是一个家庭的崩塌以及家人的无限悲痛。

  而这样的场面一再上演:溺亡事故地点周围尽管设有警示标志,但经常是这边发生溺亡悲剧,公安、消防等救援人员忙着搜救,而游泳者却无视悲剧、无视警示仍我行我素。

  专家指出,近年来,因野外游泳引发的溺亡,已成为中小学生暑期非正常死亡的“杀手之一”。在此,我们梳理了西安近几年发生的部分溺亡事故,回访事发地、走访亲属及相关人员、梳理数据、分析原因,希望以此提醒相关部门以及家长:孩子放暑假了,安全却不能放假!

 2017年夏季到来,按照西安市河长制部署,西安市临潼区河长办向全区发出安全倡议书,防止暑假中小学生溺水事故发生。 华商报记者 程彬 摄

  户县西宁村村南(2008年)

  同村4少年涝河游泳溺亡

  溺亡者:刘××,15岁,当时上初一;刘××,10岁左右,当时上四年级;刘××,10岁左右,当时上四年级;刘××,10岁左右,当时上四年级,这4人都住在户县甘亭街道西宁村。

  溺亡地点:涝河户县西宁村村北

  溺亡时间:2008年7月5日

  溺亡原因:在村南涝河桥段游泳时溺水身亡

  家庭情况:4人中有一人为家中独子,其余三人有兄弟姐妹

  2008年7月5日下午,户县甘亭街道西宁村4少年在村南涝河桥段游泳时溺水而亡。目击者称,他当时到河边散步,看到一个孩子浮出水面便下去救。孩子溺水的地方水深至少2米,等他下水把孩子捞上岸时,孩子已不行了。随后他叫人打捞出其余3名溺水少年,因溺水时间过长,经抢救无效4人全部死亡。

  >>事发地回访

  村民称有小孩仍偷偷到河边玩水

  今年7月6日,华商报记者在西宁村打听此事时,有村民表示当时去世的4个孩子中有一人是独生子,他的父母之后再没要孩子,另外3个孩子家里都有兄弟姐妹。在一位年长村民指引下,记者找到位于距离主路有几百米的事发地点,该处河道水面上有不少漂浮物。

  附近村民表示,由于河道里水质差,成年人不会到河里去游泳,不过个别不听话的小孩还是会偷偷到河边玩水。村民们希望有人看到小孩在河边玩水,立即要把孩子劝走,以免发生意外。

  临潼安屯村积水壕(2012年)

  妈妈悄悄藏着儿子四五岁时的照片

  溺亡者:赵某,男,13岁,西安市临潼区栎阳街办安李村人,生前系当地小学六年级学生。

  溺亡时间:2012年夏季

  溺亡地点:距家约两公里的临潼区交口街道安屯村一个积水壕

  溺亡原因:水边玩耍不慎落入深水区

  家庭情况:爷爷奶奶均年近七旬,体弱多病,父亲农闲时在外打零工,母亲操持家务,11岁的妹妹正上小学。

  “出事那天傍晚,梁家和赵家发现娃放学没回来就到处寻找,”老村支书陈光辉记得很清楚,当时村干部发动村民们寻找,栎阳派出所民警也帮助寻找,,但直到第二天下午一两点,仍未见娃的踪影。后来听同村的几个同校几个孩子说,放学时远远看见两人沿着学校旁的斗渠向南走了。

  当时,大家都急忙沿着那条路寻找,在积水壕水边发现了孩子的衣物和鞋。“娃会不会掉下去了?”搜救人员在积水壕打捞搜寻,起初用铁耙、竹竿等搜寻未果,后来用4台水泵连续抽水,但因水量大收效甚微。后来,雇来一辆大吊车将一台大型水泵拉到积水壕一同抽水。孩子失踪第三天的凌晨5时,在水里发现遇难孩子赵某的遗体。20分钟后,梁某的遗体在距赵某20多米处打捞上来。

  “娃在世的话,今年都19岁(虚岁)了。”7月5日,提到儿子赵某,43岁的赵东峰眼圈顿时红了,“唉……伤心的(往)事……不愿意再提……”他的妻子杜红娟一声不吭,在一旁低头落垂泪。

  赵东峰说,他闲时到城里打零工维持生计,妻子在家里照顾老人和正在上小学的11岁女儿。

  “怕老人和娃他妈伤心,娃以前用过的东西都烧了,包括照片。”赵东峰痛苦地说。此时,妻子杜红娟抬起头,泪眼朦胧蒙蒙地望着丈夫,小声说:“我有一张……”。

  “这是娃四五岁照的,我偷偷留下来的,娃他爸都不知道。”几分钟后,杜红娟到卧室取来一张儿子的照片,照片里虎头虎脑的小赵,一副农家孩童打扮,透出一种机灵劲儿。

  当把话题转到赵某的妹妹时,赵家人眼神里闪烁出希望。

  赵某溺亡时,他的妹妹刚6岁,如今也在赵某生前就读的小学读书。赵东峰说,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女儿能考上大学,走出农家。

  >>事发地回访

  水域变小近年再无学生在此玩水

  因天旱少雨,该积水壕由原来广阔水域面积变成如今很小的积水壕,水域面积严重缩小,水较之前变浅,最深处约两三米,周围生长着阴翳蔽日的郁郁构树。

  溺水事故发生后,积水壕属天然积水壕,周围无警示标志,无专人管理。由于水域缩水,近年来的夏季,再无学生在此游泳或玩水。

 西安市临潼区零河水库随处可见的安全警示标志,尽管防护栏和安全警示标志,但这里曾多次发生过溺水而亡的悲剧,其中有中小学生也有成年人。 2017年7月7日中午12时至2时,尽管水库水域附近没有发现游泳者,但远处的树荫下有人在违规违禁钓鱼。 华商报记者 程彬 摄

  临潼区某水库抽水站漕渠(2012年7月)

  上高中的儿子溺亡

  父亲天天借酒浇愁

  溺亡者:李某,男,18岁,生前系临潼某高中高三学生;冯某,男,17岁,生前系临潼一所高中学生,二人都是西安市临潼区某村人

  溺亡时间:2012年7月下旬

  溺亡地点:临潼区渭河南岸某水库抽水站漕渠

  溺亡原因:与伙伴相约去水库玩,其间,冯某溺水,李某等人下水施救,李某与冯某均不幸溺亡

  家庭情况:李某:父母年过五旬,姐姐在西安工作

  冯某:父母年过五旬,有无兄弟姐妹不详

  “这事发生在5年前,7月20几号,三伏天,天气非常热,两个高中学生在水库不幸溺水死亡。”2017年7月13日,在水库所在地派出所工作了十多年的民警张博说,他当年参与救援溺亡的两个学生。

  “出事地点在水库抽水站的深漕渠,”该水库管理站负责人说,“两个学生溺亡悲剧发生后,水库周边加大了安全警示宣传。”

  事发地街办一位负责人说,2012年7月下旬的一天中午,该村四五个孩子相约到附近水库钓鱼、戏水。“当时四五个孩子同乘一辆摩托车,非常危险。”该负责人回忆说,孩子们到了水库边,两三个人下水了,有两个不会游泳就在岸上。

  据事发时与冯某、李某同行的伙伴讲述,当天几个同学在水库浅水区戏水玩耍。冯某不慎落入深水区,在水里呼救挣扎。见状,李某与一个同学就去救他。因该同学水性不太好发生溺水,李某用力推这个同学上岸后,又去救溺水的冯某。然而,在快接近冯某时,刚学会游泳不久的李某突然出现溺水状况。岸上其他同学见状赶紧高声呼救,水库对面一名20多岁的男子赶过来相救时,水面上已不见李某、冯某的踪影。

  报警后,民警和当地街道、村子和孩子们的亲友闻讯赶到现场,经过40多分钟搜救和打捞,李某、冯某先后被救上岸,但都已停止了呼吸。

  知情者透露,悲剧发生后,救人溺亡的李某家人悲痛万分,希望当地政府部门能给孩子申报见义勇为奖项。但是,根据相关规定,在水库严禁的区域内一起戏水发生悲剧,不属见义勇为范畴。

  随后,李某、冯某家长先后将水库管理方诉诸法庭。

  据法院工作人员介绍,水库等属于泄洪工程枢纽,非营利性水上景观,并且各类安全警示标识和设置有铁栅栏等防护设施。根据相关规定,行洪区和人工河道,包括水库的深漕渠等均是作为行洪输水通道的河道,不是供行人使用的通道,也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等供公众活动和集散的公共场所。

  经法庭调查,两名溺亡中学生家长请求水库管理方赔偿的诉求,法庭未给予支持。

  “两个溺水身亡的娃原来关系很好,两家大人的关系也都很好。”当地村民叹息说,自从孩子出事后,两家大人关系明显不如以前了。

  “有一个娃他爸以前从来都不喝酒,自从失去儿子,5年来,几乎是天天借酒浇愁,心里难过呀!”一名不愿具名的村民痛心地说。

  >>事发地回访

  近两年再未发生学生溺亡事故

  7月7日中午2时,华商报记者看到,水库工程区设立许多红色、蓝色安全警示标志,周边抽水站漕渠与路面用铁栅栏隔离,未见有人游泳。但水库水域周边树荫下有开车而来的十多名钓鱼者在垂钓。附近人称,水库从2015年到今年入夏以来,再未发生过学生溺水身亡事故。

 西安市临潼区栎阳街道安李村,多年前溺水不幸身亡的小学生梁某的家。失去独生儿子后,空巢的家里剩下梁某爷爷,每天出外收破烂,父亲在外打工,母亲独自在家操持家务。 2017年7月5日,梁某的母亲从家里走出,门口摆放着收来或捡拾来的破烂。 华商报记者 程彬 摄

  渭河临潼交口街办营仁村(2016年)

  女孩落水男孩施救

  俩初中生均溺亡

  溺亡者:刘某,女,14岁,西安市临潼区交口街办孙赵村人;吴某,男,14岁,西安市临潼区交口街办念杨村人,两人生前系交口初级中学初二学生

  溺亡时间:2016年6月18日

  溺亡地点:临潼区交口街办营仁村渭河河道

  溺亡原因:河道边玩耍,刘某不慎跌落水中,吴某施救时落水

  家庭情况:刘某:情况不详;吴某:爷爷、奶奶年过七旬,父亲在外打零工,母亲和姐姐在家务农。

  2016年6月18日下午1时,刘某和吴某等同学在交口街办营仁村附近的渭河河道玩耍。期间,刘某不慎掉入河水中,吴某施救时也不慎跌落河水中。当日下午3时,刘某遗体被打捞上岸。19日上午,吴某遗体在下游河水被打捞上岸。

  今年7月6日,在交口街道,一村民称,溺亡的两个孩子都是交口初中初二的学生。

  据当时参与救援的一位民警说,当救援人员赶到后发现,该段河道因有人挖砂,导致河床深浅不一,根据落水者同学的描述,也无法确定刘某、吴某两人的具体落水位置。救援人员经过40多分钟搜救后,将女生刘某打捞上岸,刘某已停止了呼吸。次日上午,男生吴某的遗体被打捞上岸。

  “真的太让人痛心了,两个娃娃去年正上初二,马上就要期末考试呀,谁会想到两个娃同一天溺亡了,放在谁家谁都承受不了。”2017年7月9日,临潼区交口街办一名知情村干部说,吴某“从小就是一个乖娃,学习非常好”,出事后,吴家遭受致命的精神打击。“自从娃不在了,娃的父母都沉默寡言,很少和人说笑。”

  >>事发地回访

  无人在此游泳或钓鱼

  华商报记者通过走访发现,在交口街办营仁村附近的渭河河道,几乎每隔百米左右,就竖立有“水深危险,远离河道”等字样的警示标志,未见有未成年人在此玩耍。

  当地村民称,治理渭河管理站的人经常来巡查,水务局、街办、村上都有人定期或者不定期来巡查,如果发现有在河边游泳或钓鱼的情况就会进行劝阻。

 多年前,西安市临潼区栎阳街办某小学生赵某不幸溺水而亡,此后,其年迈的爷爷、奶奶常年多病,家庭负债累累。提起儿子,其父眼含泪水,而其母亲低头默默流泪。 华商报记者 程彬 摄

  沣峪河道(2016年)

  9岁童落水

  兄妹施救3人遇难

  溺亡者:哥哥,23岁,大学毕业准备参军;妹妹,17岁,将上高三;弟弟,9岁,上小学

  溺亡地点:沣峪河道

  溺亡时间:2016年8月22日

  溺亡原因:疑似9岁孩子先落水,其余两人为救人相继落水

  家庭情况:溺亡的哥哥和妹妹是一家人,9岁男孩是亲戚

  2016年8月22日晚,距沣峪口约一公里的沣峪河道发生一起溺亡事故,3名溺亡者年龄分别为23岁、17岁和9岁,系兄妹关系。知情人称,事发前3名溺亡者与两名家长到沣峪口玩耍,家长在事发地下游休息,3个孩子一起到事发水潭附近玩耍。当天色渐晚家长准备离开时,发现孩子不见了,最终在水潭旁发现9岁男孩的衣服。最终,3人的遗体在水潭中被发现。

  知情人称,3人被打捞上来时,9岁男孩没穿衣服,另两人穿着衣服,有人推测可能是最小的孩子失足落水,哥哥姐姐前去救他时相继落水。

  >>事发地回访

  护栏加高 仍有游客偷偷下河

  7月4日上午,华商报记者到事发地点走访发现,去年事发时有一条通往河道供水站的小路成为下河的通道,现在从沣峪口往上走几公里的道路上,路边都加做了一人多高的铁护栏,根本无法翻越护栏下河。护栏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挂着一块“水源重地严禁翻越”的警示牌。通往供水站的小路处有一扇门上着锁,门两边几米的距离都涂抹着黄油,防止有人翻越。

  华商报记者从水利部门了解到,沣峪河道属于饮用水供水通道,为了保证饮用水的安全,专门在里边架设了护栏。

  据了解,每年夏天长安警方都会做各种安全防范宣传,安排民警定期巡逻,街办要求河道所属各村村干部要起到监督防范的作用,驱赶辖区内下河道玩耍的游客,要求所有沿河道的农家乐不得为游客下河道提供方便,但仍有游客躲避监督人员偷偷下河戏水。

 多年前,西安市临潼区栎阳街办某小学生赵某不幸溺水而亡。2017年7月5日,其母亲第一次将悄悄珍藏他在四五岁时拍的照片给其爸爸、爷爷和奶奶看。 华商报记者 程彬 摄

  库峪河道(2016年)

  高考后河道游泳两学生溺亡

  溺亡者:李某,男,长安区鸣犊街道人;考;××,男,长安区鸣犊街道人,事发前两人刚参加完高考

  溺亡地点:库峪河道

  溺亡时间:2016年6月11日

  溺亡原因:一学生跳水时溺水,另一学生营救,两人溺亡

  家庭情况:其中一人有姐姐,另外一人情况不详

  2016年6月11日,长安区杨庄街道库峪河道发生一起溺亡事件,溺亡者为两名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据了解,当时共有6名学生一起到库峪河道玩耍,一名学生从石头上往水潭里跳水时溺水,另一名学生下水营救,在施救过程中两人同时溺亡。

  据了解,其中一名溺亡学生李某是长安区鸣犊街办人,参加高考后到杨庄同学家玩。另一溺亡学生也是鸣犊街办人,具体身份不详,有知情人称两人是同学。附近村民表示,发生事故的水潭看着不深,但实际最深处近3米。

  >>事发地回访

  4男孩在曾发生事故的水潭游泳

  7月4日下午1时许,华商报记者来到事发点,发现就在去年发生事故的水潭处,有4名十二三岁的男孩正在游泳,期间还有人专门爬到水潭边的石头上往水潭里跳,而水潭旁边的大石头上清晰写着“水深危险事故多发”,并且从库峪口村上山的路上也有很多严禁下河游泳的警示牌。

  就在华商报记者劝说4名学生这里曾发生过事故不要下水游泳时,4个孩子不以为然,其中一个孩子说:“这里水很浅,不会有事的,我们玩一会儿就会离开。”最终,华商报记者对4人“威胁”称,如果不上来就会转告学校和家长时,4人才不情愿地从水潭里上来。

“水上救援其实就是用生命在救援生命,”西安市公安消防支队浐灞中队战斗班长王攀是水上救援老队员,提醒救援溺水者千万不能盲目,要有一定专业技能和经验和知识。 华商报记者 程彬 摄

  临潼区零河水库(2014年7月)

  幼子溺亡后父母外出打工再未回

  溺亡者:张某,男,11岁,临潼区零口街办某村人,生前系当地某小学六年级学生;小张某,男,9岁,临潼区零口街办某村人,生前系西安某区小学四年级学生

  溺亡时间:2014年7月上旬

  溺亡地点:西安市临潼区零河水库

  溺亡原因:水库泄洪区戏水不幸溺水而亡

  家庭情况:张某父母亲常年在外打工,哥哥在父母打工地上学

  小张某:父母在西安工作,妹妹在西安上学

  两个原本活泼可爱的小男孩,在戏水玩耍时,生命瞬间消逝。事发时,两个男孩的父母亲都没在老家,在家照顾两个男孩的奶奶当场晕倒在地。

  “孩子没了,把伤痛永远留给了大人……”张某所在村子里一位知情者说,两个小男孩是本家堂兄弟,张某在农村上小学,小张某在西安读小学。2014年7月上旬,刚放暑假,小张某同奶奶回到农村老家过暑假。回到老家当天,小张某就和张某,还有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孩一起到距村子2公里左右的零河水库玩耍。

  “两个娃溺水了,吓得岸上一个小男娃哭着跑回村子喊大人。”公安临潼分局零口派出所一名民警说,当时他们赶到现场后,在两个小男孩溺水的地点搜救,组织村干部和村民们一起打捞。面对两个小男孩冰凉的遗体,闻讯赶来的孩子的亲人们悲痛万分。“那种悲痛的场面,一辈子都忘不了。”一名曾在现场协助搜救打捞的村民说。

  事发后,张某父母带着张某的哥哥在商洛生活,多年未回老家。小张某父母在西安工作,其妹妹随父母在西安生活。

  “出事地点在水库的泄洪区浅水区,水深有一两米,对孩子来说仍然非常危险。”零河水库管理站长房峰说。

  房峰介绍,零河水库深水区七八米甚至更深。水深危险,沿河各个水库均严禁钓鱼和戏水。防汛期水库管理人员每天巡查,发现钓鱼或者游泳或戏水的会及时劝阻,但没有强制权,希望市民们教育孩子,远离水库,遵守制度,保护自身安全,避免溺水悲剧发生。

  >>事发地回访

  未见到有人在水库周边游泳

  7月7日,华商报记者在水库附近走访发现,每隔一段距离就会立着“禁止下水游泳”等字样的警示标志,记者未见到有人在水库周边游泳。附近村民表示,现在家长都很注意孩子到水库游泳的问题,另外村民发现有小孩游泳的话也会进行劝阻。

 西安市公安消防支队浐灞中队是西北地区最早成立的水上救援专业队伍。图为2017年6月,水上救援专业人员夜晚搜救溺水者的情景。 公安消防浐灞中队 供图

  沣河沣东新城段(2016年)

  5少年沣河戏水

  4人不幸溺亡

  溺亡者:4名男孩,年龄均十二三岁,其中3人是商洛人,另一人未知

  溺亡地点:沣河水坝

  溺亡时间:2016年7月20日

  溺亡原因:5个孩子在沣河戏水,4人溺亡

  家庭基本情况:其中3人是表兄弟,家庭情况不详

  2016年7月20日,沣河流域王寺街办北陶村段发生一起4名少年意外溺亡事件。当时共有5名十二三岁男孩一起到河边玩耍,其中有两人是附近村子的,3人系商洛人,3名溺亡的商洛籍少年,父母都租住在北陶村。

  当时参与救援的人员表示,3名商洛少年是表兄弟,父母都在西安打工,他们放暑假到西安与父母团聚。事发当天,3男孩与另外两人到沣河戏水时不慎发生意外。

  北陶村一位村民称,事发后听说去世男孩的父母便离开了北陶村。“一家三个表兄弟死亡,不论是谁,都不愿意在留在这个伤心地。”

  >>事发地回访

  有3孩子正在浅水处玩耍

  7月7日,华商报记者到事发地附近走访发现,目前,沣河水坝周边正在进行施工,水坝上游的一栋建筑上的广播反复播放着“沣河沿线发生过多起溺亡事故,禁止下河游泳、钓鱼”。另外,在河岸沿线挂了很多“禁止下河游泳、钓鱼”的横幅或警示牌。

  下午3时许,华商报记者在水坝下游500米一处浅滩看到,3名成年人带着3名小孩在浅滩处戏水。记者上前劝说“此处太危险,不能下水”,一男子表示,孩子只在浅水处玩耍,不会有事的。该男子称,他住附近,知道哪里水深哪里水浅。

  按照西安市河长制度落实措施,西安市临潼区水务管理部门当地各个街道办事处协同在治理渭河采取多种措施,不仅设立各种警示安全标志,同时,加大巡查力度,治理渭河同时,防止溺水事故发生。 供图 临潼区治理渭河管理站

  周至裕盛村村北(2017年)

  渭河游泳当晚未归

  3公里外发现遗体

  溺亡者:邵某某,13岁,周至哑柏镇裕盛村人

  溺亡地点:渭河周至裕盛村村北段

  溺亡时间:2017年6月19日

  溺亡原因:邵某某背着家人与3名少年同往渭河游泳,当日未归,第二天同行少年才说出邵某某落水的情况。

  家庭情况:家中独子

  今年6月18日下午,在渭河周至县哑柏镇裕盛村村北段,4名少年一起到渭河游泳,邵某某当晚没有回家,家长寻找未果后报警。第二天,3名同去少年才说出邵某某落水的情况。

  据一救援人员称,由于河道里水流很急,救援队40多人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打捞,在距事发地点约3公里的下游发现邵某某的遗体。

  裕盛村一位村民说,邵某某,13岁,上初一,是家中独子,学习成绩不错,挺乖的一个娃。

  >>事发地回访

  两男孩在附近公园的水塘边玩耍

  7月7日,华商报记者来到事发河段,发现事发地点位于渭河桥下水坝的下游,河道宽约20米,水流很急。虽然相关部门将部分下河的路挖断,但仍很难阻止个别人步行下河。

  下午1时许,事发河道有一名老人在河边洗塑料袋。河道里有很多石块,看不清河水到底有多深。在河道西边的公园里一处水塘,两名大约十岁的男孩在水塘边戏水,其中一名男孩已将衣服和鞋脱掉。华商报记者提醒两男孩此处水草太多,容易被缠住发生危险,不要下水。两男孩表示,只在岸边玩一会儿就离开,然后两人又继续在水塘边玩耍。 华商报记者 程彬 张成龙 摄影 黄利健

责任编辑:陈红


陕西广电报刊音像出版有限责任公司主办 第一生活网版权所有
国内统一刊号:CN61—0034   邮发代号:51—4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13003435号
陕网信办函(2014)9号  本网法律顾问  陕西弘业律师事务所  王军科  律师
邮编:710003  联系电话:4006916966 02987372836  地址:西安市北大街129号陕西广电报三楼